鸿运国际pt游戏下载>收养继承>“二奶”与发妻争夺遗产案纪实

“二奶”与发妻争夺遗产案纪实

来源:云法律网站时间:2013-4-17 11:35:36>跟律师谈谈<

    “二奶”本就是有悖道德规范,有伤风化民俗的丑恶现象,为世人唾弃,本该把头低垂。但有一个人例外,她竟然光明正大地以“朋友”关系,手持情人遗赠协议,将情人原配发妻推上被告席,主张分配遗产,从而拉开了全国首例“二奶”状告死者发妻的争夺遗产案。
   
    死者: 遗产赠“二奶” 原配成被告
    现年60岁的蒋某某与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某厂职工黄某某于1963年6月经恋爱登记婚姻,婚后夫妻关系一直较好。因双方未能生育子女,便收养一子(黄某,现年31岁,已成家另过)。1990年7月,蒋某某因继承父母遗产取得原泸州市市中区顺城街67号房屋所有权,面积为51平方米。1995年,因城市建设,该房被拆迁,由拆迁单位将位于泸州市江阳区新马路6-2-8-2号的77.2平方米住房一套作补偿安置给了蒋某某,并以蒋某某个人名义办理了房屋产权登记手续。1996年,年近六旬的黄某某与比他小近30岁的爱姑相识后,便一直在外租房公开非法同居生活,其居住地的周围群众都认为二人是老夫少妻关系。2000年9月,黄某某与蒋某某将蒋某某继承所得的位于泸州市江阳区新马路6-2-8-2号的房产,以8万元的价格出售给陈蓉。双方约定在房屋交易中产生的税费由蒋某某承担,故实际卖房得款不足8万元。2001年春节,黄某某、蒋某某夫妇将售房款中的3万元赠与其养子黄某另购买商品房。2001年初,黄某某因患肝癌病晚期住院治疗,爱姑去医院准备照顾黄某某,但遭到蒋某某及其亲友的怒骂,并相互发生抓扯。黄某某于2001年4月18日立下书面遗嘱,将其所得的住房补贴金、公积金、抚恤金和卖泸州市江阳区新马路6-2-8-2号住房所获款的一半计4万元及自己所用的手机一部,总计6万元的财产赠与“朋友”爱姑所有。2001年4月20日,泸州市纳溪区公证处对该遗嘱出具了(2000)泸纳证字第148号公证书。2001年4月22日,黄某某因病去世。黄某某的遗体火化前,爱姑偕同律师上前阻拦,并公开当着原配蒋某某的面宣布了黄某某留下的遗嘱。蒋某某和亲属们感到十分震惊,气愤之下,双方再次发生争吵。当日下午,爱姑以蒋某某侵害其财产权为由,迫不及待地诉讼至泸州市纳溪区人民法院,公然与黄妻争夺遗产。
    “二奶”爱姑诉黄妻蒋某某遗产纠纷案诉至法院后,社会各界对该案十分关注,对于原告是否有权享有黄某某的财产,众说纷纭,拭目以待人民法院对该案如何判决。纳溪区法院对本案也十分慎重,在4次开庭后才做出了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宣判后,1500名旁听群众掌声雷动。

   “二奶”: 遗嘱在我手 有权分遗产
    原告爱姑诉称,原告与遗赠人被告蒋某某之夫黄某某是朋友关系。黄某某于2001年4月18日立下遗嘱,将自己价值约6万元的财产在其死亡后遗赠给原告。该遗嘱于2001年4月20日经公证机关公证。2001年4月22日,遗赠人黄某某因病死亡,遗嘱生效,但被告控制了全部财产,拒不给付原告受赠的财产,现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给付原告接受遗嘱的约6万元财产,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庭审中,原告爱姑及代理人张永红、韩凤喜认为,公民对自己的财产享有处分的权利,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赋予公民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也规定,只要公民享有财产所有权,他便享有其财产的处分权。在黄某某遗赠给爱姑的财产中,其房屋价款、住房补贴、公积金属夫妻共同财产,黄某某应享有至少一半的所有权和处分权。对于抚恤金,因其具有特定人身关系,已不属于黄某某个人合法财产,黄某某对此无权处分。但是,黄某某遗嘱中的合法部分法院应当支持,应作实事求是的区分,不能一概否定遗嘱。作为遗赠行为,他既是一种单方法律行为,又是一种无因行为,即只要遗赠人的意思表示真实,并不需要人们去考虑受遗赠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在立遗嘱前是否有违法犯罪行为。至于受遗赠人的其它违法行为,就本案来说,是另一种法律关系,可通过其它法律进行调整。退一万步讲,即使受遗赠人有犯罪行为,也只能通过刑法进行制裁,与遗产继承并无关系。因此,黄某某死前处分自己享有所有权的财产给“朋友”爱姑,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法院应当将黄某某在遗嘱中所处分的合法财产部分判给爱姑所有。

    原配: “二奶”分财产 不合情与法
   被告蒋某某辩称,黄某某所立遗嘱的内容侵犯了被告的合法权利,遗赠的抚恤金不属遗产范围、公积金和住房补贴金属夫妻共同财产,遗赠人黄某某无权单独处理;遗赠涉及的售房款是不确定的财产,遗嘱所涉及的条款应属无效。此外,遗赠人黄某某生前与原告爱姑长期非法同居,黄某某所立遗嘱系违反社会公德的无效遗赠行为。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代理人李俊超律师在庭审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原告爱姑在民事诉讼中诉称“受赠人爱姑与遗赠人黄某某是朋友”。对此被告不想加以评说;对立遗嘱人黄某某的所立遗嘱,被告有两种感受:一是感到意外,二是对黄某某是在何种情况下所立的遗嘱表示怀疑。针对遗嘱,李俊超律师认为,即使该遗嘱是立遗嘱人黄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并已经公证,但遗嘱中的不真实、不合法部分仍属无效。具体意见有三点:1、遗嘱中涉及的泸州住房售房款是不真实的。因为泸州那套住房早于黄某某立遗嘱前的半年前即2000年9月,就经蒋某某与黄某某商定出售,8万元售房款在扣除税费、交易手续后,黄某某使用了3.5万元,答辩人和黄某某又共同赠与3万元给儿子黄某买住房,其余款项因黄某某治病早已花光。对此,黄某某本人是很清楚的,其儿子和儿媳也知道。所以,被告理应对黄某某是在什么情况所立的遗嘱表示怀疑。2、遗嘱中涉及的抚恤金根本就不属遗产范畴,很明显立遗嘱人黄某某无权处分该抚恤金。该遗赠实属违法。3、遗嘱中涉及的住房补贴、公积金款属黄某某与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立遗嘱人黄某某无权单独处分,该遗赠也属违法。
    如果原告爱姑要享受遗赠人黄某某遗赠其遗产的权利,那么,原告爱姑依法承担两项义务:一是该遗赠是附有义务条件的,即遗嘱中“我去世后的骨灰盒由爱姑负责安葬”。一句话,原告要享受遗赠权利,必须承担安葬义务;二是原告还应承担偿还黄某某生前所欠债务的义务。为黄某某治病和办理丧事,被告已负债2万余元。


    法律咨询、法律助手、婚姻法


我们是云法律网,如果您对 ““二奶”与发妻争夺遗” 还有其它疑问,
欢迎咨询我们全国免费咨询热线:0571-87425686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网上预约网上预约立即咨询